口吃纠正手册——口吃者必备帮助纠正口吃手册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口吃帮助手册——口吃必备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纠正 > 口吃经验

【口吃无罪】失业与生存挣扎

2019-01-29 口吃经验 0 评论

 十一、失业与生存挣扎

  如果这个小厂运行正常的话,我可能现在仍在那时继续我平静而诗意的生活。但实际上,这个生产钾肥的小厂自创办以来,就一直面临着工艺不过关的问题,而开开停停,随时都可能会倒闭。未来如何谋生呢?我开始真正从现实生活的角度来考虑自己的未来。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选择软件行业作为自己未来努力的方向。在我看来,编程只需要同电脑打交道,不需要说话,最适合象我这样有语言和交际障碍的人,于是我报考了计算机及其应用的自学考试。
 
  有一段时间,我参加了校外的自考辅导班。我发现,在辅导班这样陌生的环境里,我与同学们说话不口吃,而且挺流畅。因为在这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口吃,我没有心理压力。而且,我在这里的学习成绩很优异,老师和同学的赞许让我的自信心得到提高。在工厂里,大家都知道我口吃,有时候,我说话很流利了,自己倒感觉不太正常似的。口吃归根结底是心理问题,我的几次口吃反复都源于心理的突然崩溃,它是心病,并不是由于说话急快引起的。
 
  我开始感觉自己口吃的根源于自己的个性,我还如此的不成熟,阅历还少,对人生和社会的认识和理解都太肤浅。我想在自己的个性和能力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之前,口吃是不可能痊愈的,一切纠正方法都不会真正根治。但我在心底里升起了一种信念,即相信自己,只要不断努力,总有一天会有成熟的心智,开阔的胸怀,我的口吃也终究会完全治愈。只不过这一天看起来还很遥远。
 
  两年后,也就是98年,这个开开停停的小工厂终于完全倒闭了。我再一次被推入了失业者的行列。那年我25岁,生存的压力压倒了一切,我必须找到一个可以谋生的工作。而那时候,整个中国的经济都处于一个低点,工作非常难找。我的计算机自考刚刚通过四门,从事软件编程看起来还是如此的遥远,高不可攀。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天天去人才市场,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曾经有一次,有一家外地建筑施工企业需要技术人员,我有四年的工作经验,并且我的简历文字写的很好。那家公司的经理开始对我的简历很满意,但和我面谈时,我的语言表达却非常差,想说的话说不出来,说出来的也是结结巴巴,辞不达意,而最终失去了这个工作的机会。最后还是通过父母,我进入了一位亲戚的民营施工队,重新在工地上作起建筑技术的本行来。
 
  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因为工地五点钟就要上工,晚上工作到天黑为止,然后一大堆技术资料要整理到半夜,没有周末和假期,除了春节十天放假之外,这就是民营施工队伍工地一线技术人员真实的生存状况。常年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睡眠使人的体力和脑力都处于透支的状态,大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放半天假,好好睡上一觉,但这看上去是无法实现的愿望。
 
  在这里度过的第一年是如此的艰难,疲惫!民营施工队的氛围同我以前所工作的环境完全不同。这里的农民工是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一群人,他们在烈日和严寒中为生活拼命干活,同时受着粗暴的对待。而工程管理人员,大多是从工人提拨上来的。在这里的字典里没有尊重这两个字。管理人员粗暴的对待工人,老板粗暴的斥骂管理人员。我虽然是一个技术人员,开始的时候是完全同工人吃住在一起。在这里没有人会关心你的感受,既然每个人都伤痕累累,为什么你可以例外?把大家拧在一起的只是钱,或者说是谋生的压力。
 
  这家公司以管理严格在同行间闻名。既然我的四周都是冷漠和粗暴,我也被这种习气所感染,变得暴燥起来。由于自己不善于协调关系的弱点,很快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被孤立的状态。我的一些错误不断被人反映到经理那里,使他也对我充满不信任。最后我在新工作上的不良表现被我的家人知道了,母亲也受够了我,认为我完全是咎由自取才沦落到今天的下场。
 
  记得有一次,在公司的办公室里,接到副经理打来的一个电话。因为在电话里没听清楚他的话,他张口就骂,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和气愤,把他的电话摔掉了。这下可闯了祸,他马上开车到公司要揍我,幸亏我及时逃掉了。因为这件事,我马上想到的是辞职,但到哪里找工作呢?不能总靠母亲养活吧,最后,只好屈服,向他道了歉。
 
  这件事情让我感到非常的羞辱。这种羞辱同口吃带来的羞辱相比,要更加强烈。在建筑公司的时候,我才真正的了解了社会,体会到社会和人情的冷漠,人生的不平等和谋生的艰难。也是从那个时候,我不再象以前那样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希望给别人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让别人能够喜欢和赞扬我。但现在我发现,即使我报着善良的愿望,却没有人在乎这些。生存的压力迫使着每一个人,让他们努力向前挣扎着拼命。你要在他们中间立足,而不被踩在脚底下,只有自立自强。自卑,只能给那些打击你的人提供理由。我为什么要自卑呢?只是因为说话口吃么?不,当一个人被置身于一种冷酷的环境中,他就会发现脆弱和忧郁是多么致命的性格。忧郁是富人和有闲阶层的消遣,对穷人则是致命的!
 
  正是从那时起,我抛弃了忧郁的性格,我开始真正独立和平等的站在别人的面前,不再为口吃而自卑自责,认为低人一等。我也接受了社会底层的生存现实,学会了夹起尾巴作人,在夹缝中生存,只为了谋生而隐忍。因为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痛苦。这种生活唯一的好处是使我不再时时舔拭自己的痛苦和伤口,我甚至没有时间来考虑口吃。
 
  在建筑公司的工作,同人打交道的机会比在工厂多了许多。在这里,不允许我再象以前那样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封闭自已,任何事情稍一迟缓或者作得不好,老板就会暴跳如雷,我只能硬着头皮去作。我经常要去各种相关部门办事。我对口吃的态度此时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不再强求自己的说话,只要能把意思表达出来,把事情办好就行。我不再去想那些难发音,也不再刻意练习,不要求自己作一个健谈的人。其实我到那时才发现,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更愿意沉默的人。电话仍然是一个问题,我经常拿起话筒,要半天才能说出话来。一位同事笑着对我说,只要是电话通了,可半天没声音,就知道是你接了。我笑一笑,也就过去了。后来我学会在拿起电话后说你好,或嗨你好,我发现说“你好”比“喂”要容易些。其实我口吃主要的问题还是首字难发上,在电话里,只要第一个字发出来,剩下的话就顺畅多了。
 
  口吃在我身上仍然时好时坏,我发现,当我完全投入到工作中,没有口吃意识的时候,说话就会比较流利。而一旦某次口吃的比较厉害,心理压力加大,口吃意识就一直荧绕在心里,在一段时间内说什么都会显得困难。这时候,我就要求自己,拿出所有的勇气,把这种口吃意识抛到九宵云外去。因为当有口吃意识的时候,不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避免口吃。最好的方法是不想它,不分析,不自责,不逃避。
 
  我少说话,多作事,与人为善,从不在老板面前搬弄事非,这使我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也逐渐获得了周围人的信任,并开始得到公司经理的欣赏。第二年,我被调到公司,更多的工作担子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但我尽职尽责的工作表现使经理进一步让我负责起技术部门的工作。那时候,我最头痛的是每周的周会,公司经理和各部门负责人,工地工长参加。几乎每次轮到我总结本周工作发言,都说的接接巴巴。另外,我在经理面前汇报工作时也经常口吃的历害。我原本在公共场合下说话不太口吃,而在熟人面前口吃的更厉害一些。但现在情况完全变了样,在熟人面前时,我害怕口吃的心理几乎完全没有了,而面对经理和会议中发言却有困难。我把这个原因归结于自信心不足。实际上,我在学校里培养起来的自信心已经在这几年的反复失败经历中消失贻尽。生存的压力也不能不使我对于这份工作诚怕诚恐。但经理似乎并不在乎我说话上的缺陷,其实我和同事都知道,我们经理一着急的时候,口吃得也挺厉害。
 
  经过了这么多挫折,我的性格变得缓慢多了,随之说话也慢下来了。这是自然的慢,不是特意而为。以前,我总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出人头地,不能容忍自己语言表达能力不行。现在,生活彻底打击和教育了我。的确,生活也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激动向往的,我也就变得缓慢了。
 
   其实我除了不善表达外,工作能力是很全面的,我的专业知识全面,电脑操作熟练,更重要的是作事细致,责任心强,诚恳守信,使人信任,同事间口碑很好。在这种严酷的工作环境中,我完全凭着自己的工作得到提拔,这提升了我对自己的信心。在集体企业里,年轻人想得到升迁是极难的,但在民企里,我却能够在短短两年内,超过年龄与资历远胜于我的同事,成为技术部门的负责人。这也是民营企业同国营集体企业的最大差别。我受到经理赏识,负责一个部门工作以后,公司里的人对我也就另眼相看,地位的提高,使我的信心逐渐增强。就这样,除了会议和电话,我在日常生活之中,语言表达逐渐越来越流利起来了。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分类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