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纠正手册——口吃者必备帮助纠正口吃手册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口吃帮助手册——口吃必备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纠正 > 口吃经验

【口吃无罪】缓慢的康复

2019-01-29 口吃经验 0 评论

十二、缓慢的康复

  在这家建筑公司的三年,我无时不想着从这里离开。不断加大的工作压力象无形的鞭子,抽打着我,驱赶着我努力工作。在这种企业里,没有光彩,没有思想,机械的生活,只有想到有一天能够离开这里,我才最终能忍耐下去。哪怕再紧张的工作也没有影响我的自考进程。2000年底,我终于通过了计算机及应用全部课程的考试,取得了学历证书。
 
  我能够在紧张的工作之余通过自学考试,在于我特殊的学习方法。在自考中,有人拿出大量时间反复阅读和记住课本的所有重点。而我因为时间极少,每次拿到课本后,并不急于学习,而是找到考试大纲仔细阅读。我只学习大纲里要求熟练掌握的知识,而不看要求一般了解甚至没有提及的部分,这样一本书的内容往往只需要学习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就可以了,这使我大部分课程都在六七十分,但这就足够了。
 
  几年超负荷的紧张工作很大伤害了我的健康。在那里工作的第三年,我的体重下降到了102斤,心脏也出现了异常,经常感到心悸、心跳过速。紧张而呆板的工作毫无精神生活的内容,最终使我陷入到难以摆脱的焦虑之中。那年我已经二十八岁,虽然公司的发展蒸蒸日上,但我依旧看不到什么希望。我感到自己象机器一样工作,而所作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谋生而已,对工作本身谈不上任何兴趣。
 
  从事软件行业一直是我的理想,我想过一种自由的,独善其身的生活。在那时看来,没有比编程更符合这种生活理想的了。编程没有地域限制,我可以在任何我想去的地方找到工作,而且薪水较高,工作环境良好,更重要的,它能使我避开语言表达和人际交往不佳的缺点。现在这个理想正在越来越近。但仅仅有个自考学历还远不够,进一步学习编程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这是我在建筑公司所完全不可以作到的。于是我想到了辞职!
 
  在与家里和公司的沟通中,我都遇到了很大的阻碍。首先父母非常反对。在这里,我得到老板的器重,工资也很高。在他们看来,这一切得来不易,怎么能轻易放弃?年近三十,放弃自己作得很好的专业,改投另一个全新的行业,在他们看来太冒险。但我得到了妹妹的大力支持,在这之前,她就为我花近万元买了电脑,为我的学习提供了基本条件。公司老板也竭力用各种办法挽留我,但我去意已定,谁也阻止不了我。
 
  2001年7月,我辞职回家后,立即夜以继日的学习起编程来。那时候身边没有任何老师可以咨询,只有自己看书研究。由于编程类书籍经常会出现代码的印刷错误问题。我常为一点书上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花费几天时间反复研究。但我的精神状况很好,因为我第一次感觉到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操纵在别人手里。
 
  那段时间,为了缓解学习上脑力的疲倦,我到健身房参加了器械健身训练。我非常刻苦的训练,在短短几个月中,体重便增长了20多斤。我从小由于体质瘦弱一直存在自卑感,现在眼看着自己的体质迅速增强,每次训练都能举起更大的重量,这使我的自信心更强了。我相信只要努力和方法得当,未来就值得预期。
 
  在家中经过两个月刻苦的学习后,我已经掌握了编程的基本方法,开始一边学习一边寻找软件公司的工作。由于缺乏工作经验,而且相比较软件开发人员来说我年龄已经偏大,接连几次应聘都未成功。但在应聘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自己这种闭门造车式的学习方向有问题。于是我调节了学习重点,终于一个月后,有一家软件公司答应让我试用。我梦寐以求的软件行业大门正式向我开启了!这时候是2001年11月初,我28岁。
  
  这是一家经营网站和企业办公系统软件的公司。从公司介绍来看,在国内各地以及多个国家都设有办事处,规模应该很大,虽然本地办公室人员并不多。上班第三天,我就接到一张火车票,让我准备行李,到浙江台州一个工厂参加企业管理软件系统的开发工作。
 
  对第一次来到南方的我来说,旅途是很愉快的。两天后我经由上海来到浙江台州,到这里,才见到了公司经理和另外一位开发人员,也立刻感觉到这里的紧张气氛。按照合同,系统必须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投入使用,本来我以为自己作为初入行者,肯定是在专业技术开发人员带领下工作的。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是这个企业管理软件唯一的开发人员,而另一位技术人员是作网站等其它项目的。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去那里的前几天,那里仅有的一位开发人员辞职了,之所以录用我,只是临时拉人充数罢了。
 
  这对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那时候我仅仅在家里闭门学了三个月,现在要独自负担起一个能实际应用的企业管理系统的开发,难度当然大。如果公司有别的办法和人选,也绝不会用我来冒险。但另一方面这又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因为我能够接触一个完整系统开发的全面工作。幸好公司有着其它企业系统的现成程序可以参考,许多工作只是在原来系统上的增补删改。在那里,我继续夜以继日的工作,研究原程序和用户的新需求。由于刚入行,我看开发工具的英文帮助仍有困难。在我桌子上,总是摆着两本厚厚的砖头一样的编程工具书,整天不停的翻看,这让厂方对我的开发能力非常怀疑。厂长几次建议我们公司经理把我换掉。我也知道自己纯属滥竽充数,只好努力赶在被换掉之前更快的多学习一些。这期间,公司也派过几个新招聘来的技术人员,但最后发现能力竟还不如我,也只有作罢。
 
  在这里既有原程序可参考,又有实际的应用环境,每一天,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和收获。我的迅速进步也让自己日益坚信,我完全有能力在软件行业立足!
 
  从建筑公司辞职到进入软件行业,我对口吃的敏感日益减弱。首先,紧张又全新的生活也让我精神兴奋而愉快,没有了每周的公司例会,我也感觉轻松多了。而在新环境里,没有人知道我口吃,不再有口吃的心理暗示,我的说话也就流利了很多。其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现象。在知道我口吃的人面前我会口吃的厉害些,有时候同他说话太流利了反而有些觉得不正常。而如果我在一个人面前说话一惯流利,就会保持这种状态。
 
  虽然我依旧有口吃发音困难的问题,但短暂的停顿没有人会往口吃上想。实际上大家看人说话只是从你的惯常表现判断,不会因为你偶尔的口吃认为你是口吃患者。这一点,轻症患者犹其应该注意!在软件公司工作时,周围都是一些热情的年轻人,工作氛围平等与平和,说话也就轻松了很多,不象建筑公司那样要同很多高高在上的管理部门领导者打交道。我开始慢慢喜欢说话,其实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说话聊天也可以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由于在外地,我开始说普通话。我发现说普通话语速自然能慢下来,也不象胶东方言那么重,对流利有很大好处。而且最重要的,我坚持在建筑公司就采用的方法,不与难发音硬碰硬,只要能把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不苛求要流利发出难发音。我把注意力转移到工作上去,防止自己胡思乱想。有口吃意识时,不强迫自己说话,更不强迫自己按固定死板的方式说话。不有意无意暴露自己的口吃。就这样,我的口吃进一步得到了减轻。事实上在软件公司,直到今天,他们中间也没有人知道我说话口吃,更很难想象我曾经为口吃而走过了如此艰难的道路。
  在经历了最初紧张的学习之后,随着我对新工作的熟悉和适应,精神也日益愉快开朗起来。浙江的秋冬季节是很美的。那座工厂位于台州郊区,南方的初冬季节,田野里依旧一片碧绿。在田野里,村村都建有庙宇。每天上午和下午,我都要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沿着田野间的小路,散步到村里的庙里。这里的庙不是象北方的龙王庙,而是贡奉的二十四节气之一的小署。我很喜爱那些古建筑的风格和庙里古老沉静的气息。每天这样的散步是很愉快的。
 
    随着工作压力的减轻,晚上我也有越来越多的时间到附近的村落里散步。这个村子有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叫横塘。“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见到这村名,就不觉想起这首诗。村如其名,这里小桥流水的生活风味与北方炯异。特别是夜里,站在桥头,望着天空一轮明月,河里的颤颤月影,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生活画面宛如就铺陈在我身边,仿佛置身梦境一般。更让我流恋的是这里的街道,记得我第一次晚上踏进这里的一条古老街道时,完全的惊异了!两侧都是那种古老的双层木建筑,仿佛时光倒转,我回到了一两百年前书里所描画的江南古镇。我至今不知道那里的历史渊源,但那些飞檐高挑,雕刻着精致花纹的建筑即使经历了百年的沧桑依旧保持着它们一贯的大气风骨。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我都要在这里散步,流恋忘返,后来我发现工厂里有些认识的职工住在这里,这就让我有机会能进到楼房里面。这里的底层一般用作商铺或者摆放织布机,二楼用来居住。踩着吱吱作响的木楼梯走到二楼,推开镂空木窗,向下看古街,另有一番意味。
 
  在这里,我呆了三个月。虽然我独立承担了这里的开发工作,我的工资却一直是仅仅试用期的四百元,而且连这点钱公司都迟迟不愿支付我。我日益看清了这家在网站上宣传业务遍布全球的软件公司的真实面目,实际上以应届毕业生和临时招聘者为主力。真正有能力的开发人员即使来,也会在不久就离开。公司的作事方式我无法接受,于是我选择离开。
 
  我先到上海的姐姐那里住了十几天,2002年初,回到了家乡烟台。
 
  有了这三个月的工作经验,我很快就在本地找到了一家软件公司程序员的工作。这家公司经理是程序员出身,水平很高,为人也很好。在这里的半年时间里,我的编程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迅速从一个入门者成长为一个合格的软件开发人员。
 
  我一直向往北京,一方面那里代表了软件业发展的最高水平,另一方面,从小时候那里就是我心中的历史文化圣地,我想在那里展开自己的新生活。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亲,没想到的是,立即得到了他们的赞成和支持。这一年来,他们看到我的成长和转变,离开家的生活让我更开朗自信,我在新软件行业的迅速得以立足,让父母对我的信心增强了。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分类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