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纠正手册——口吃者必备帮助,纠正口吃手册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口吃帮助手册——口吃自我矫正必备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纠正 > 纠正方法

【张景辉口吃治疗法】口吃是什么病

一、口吃究竟是什么病

  脑部功能健全,智力发育正常,发音器官也完整无缺的人,为什么说话也会发生口吃呢?

  我们知道,神经系统是机体活动的指挥者和调节者,尤其是神经系统最高部分功能活动--高级神经活动。高级神经活动就是大脑皮质细胞活动,它有兴奋和抑制两个基本的活动过程。

  什么是兴奋和抑制呢?

  简单地说,兴奋是引起组织或器官活动的一种过程,抑制则是一种节制和调整的力量,并不是静止不动,而是可以及时而适当地减缓或阻止兴奋的过程。

  人体任何一个动作,不论是走路、写字、说话、举手、观念和思维等等,都是神经系统通过兴奋的方式在管理着相应器官的活动。但是,若没有抑制过程的节制和调整,我们各部器官的活动也不可能正常的表现出来。如我们看书或写字时,必须抑制其他的活动,还须安静地坐下来才能完成看书和写字活动。再如,我们作向左弯腰活动时,支配左侧腰部肌肉的中枢神经发生兴奋并发出冲动,冲动由传出神经传到左侧腰部肌肉,引起左腰肌肉收缩,同时使支配右侧腰部肌肉的中枢神经进入抑制状态,从而减低右腰肌肉的张力,由于左腰肌肉的收缩和右腰肌肉的松弛,腰部就容易向左弯。如果两侧腰部肌肉的中枢神经同时处于兴奋状态,弯腰的动作就不可能实现。人体的运动就是中枢神经活动的外在表现,人体各种各样的正常运动表示了中枢神经兴奋和抑制的统一平衡的协调过程。

  说话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活动过程。为了产生气流,肺、气管、胸廊、隔肌及腹部前壁肌肉都要发生运动;为了发出声音,声门和声带也必须保持适当的位置,为了使声音洪亮和婉转,则需要鼻、口、咽喉,以及肺和气管给予共鸣;为了把喉部发出来的原音改变为人类所特有的语言性声音,还需依赖舌、唇、齿、下颌、软腭等的动作来配合。说话的动作就是依靠这些呼吸和发音器官的密切联系和紧密配合才行。这些活动都是由与它有关的中枢神经通过兴奋和抑制两个过程的错综交织进行调节的,不允许有丝毫不协调。

  在一般情况下,兴奋和抑制之间的相互关系是保持着平衡状态的,所以各部器官的活动都是相互协调的。

  但是,人体的各部器官,包括神经系统,都有它一定的生理限度。如遭遇到过强的刺激,或者时间过长的刺激,或者是数量上过多的刺激,当刺激强度超出生理限度时,往往会引起兴奋和抑制过程之间的不平衡,以致破坏神经系统的正常功能活动,它就不能正常地去调节各器官的活动,这时,受到影响的某些器官就会出现功能失调的现象。例如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里,王素芬手里托着茶盘走进客厅,听到别人喊她丈夫张忠良的名字,回头一看果然是盼了八年的丈夫,在这个突然的刺激之下,茶盘脱手落地,人也站立不住,说话也口吃起来了。

  如果这种不协调的功能失调现象表现在言语的活动上,就可能造成发音器官的言语性运动障碍包括口吃。发音器官的这些不协调现象,如胸部气流的突然塞住,喉部声音卡住,舌、唇的活动失去灵活,禁闭的嘴张不开,或张大了嘴闭不拢等,使言语活动失去正常状态,不是僵住在某个字音上,就是停顿在某个音节并重复发言。

  人人都会发生口吃现象,按照这种说法,岂不是每个人都会发生口吃了吗?是的,每个人都会发生口吃,只要会说话的人都会发生口吃的时候。因为每个人都会由于紧张刺激而引起高级神经活动一时紊乱,出现感情的激动和发言意欲的不安定,使发音器官的运动暂时不协调而导致口吃,这是毋需怀疑的,只不过是有些人出现多些,有些人则少些罢了。

  所以,如果仔细观察我们周围的正常人,也能够听出他们在说话时有时会口吃的情形。凡是非常惊鄂、恐怖、愤怒、兴奋、紧张时,口硬喉紧,想说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即使能说出来也是结结巴巴的口吃语调。在着急的时候,往往也会不知不觉地发生口吃。说话很快的人,急性的人,都常发生口吃。

  在小说或戏剧里看到有些人物在紧张和惊恐的情况下出现口吃。小说里述说一件突然不幸的事情时,常说:“不、不、不好了。”小说作者所以多写了两个“不”字,就是告诉我们小说里的这个人说话口吃了。京剧《红灯记》里李奶奶诉家史时:“......慌慌忙忙走进一个人,他不是别人,他、他、他、他......。”李奶奶口吃了,并且口吃得还相当厉害,可是看戏的人并没有觉得:“噢,原来李奶奶是个结巴子呀!”为什么看戏的人明明听到李奶奶发生了严重的口吃现象,并不觉得李奶奶是个“结巴子”呢?因为李奶奶口吃得合情合理,在这种情况下,让李奶奶口吃一下,反而能使剧情和人物感情逼真。

  可见“人人都会发生口吃”这句话并没有夸张,决没有从生到死不发生一个字口吃的人,不过,这种正常的口吃并不含有疾病意义,并不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口吃病人,他们没有矫治的要求,更没有矫治的必要。

  那么,是不是说话时发生了口吃就是得了口吃病呢?当然不是,因为人人都会有口吃现象,决不能说人人都患上了口吃病。

  既然正常人也会发生口吃,那么,口吃患者的口吃与正常人的口吃又有什么区别呢?从发生口吃当时的神经过程来说是完全相同的,两者一样,都是大脑皮层的兴奋和抑制之间正常的平衡失调发生功能紊乱的结果,不然,发音器官的活动决不会出现口吃现象的。

  是口吃数量的多少和程度轻重的不同吗?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因为口吃病患者发生的口吃要比正常人多而严重,尤其是重症的患者一张嘴说话别人立即就会听出这个人是一个结巴子。可是,究竟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口吃病患者呢?从表面上看,特别是轻度的口吃患者与正常人之间是不易识别的,因为两者之间没有一条明显的界限。

  有些轻度口吃的患者,他们出现口吃的次数很少,甚至有些人比一般正常人的口吃还要少,仅在紧张的时候发生口吃。还有些人在生活中虽可能出现口吃,可他们自己并不介意,没有精神负担,也就不会产生心理障碍。假如对这样的人说:“你也有口吃,也去治疗一下吧!”他们还以为你胡说,或者是跟他开玩笑呢。 

景晖疗法(五)

请看下面几例:

  有位患者,家长说从四岁开始口吃的,本人则说小学五年级才开始口吃的。为什么家长和本人对患口吃的年龄有这么大的距离呢?原来家长和本人说得都对,家长发现孩子在四岁时开始口吃了,可是本人不知道,没有口吃的自觉性。不幸的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某一天,由于某种原因发觉自己口吃了,这时若能毫不介意,过了一些时间也就算了,可是这个患者对此背上不必要的思想包袱,产生了口吃的心理障碍,从此就成为真正的口吃病人了。

  另一个25岁青年,一天开会发言以后,有人对他说:“小王,我今天才知道,你原来有口吃。”焦急的小王忧虑地问另一个人,另一个人也说:“有一点儿。”再问第三个人,回答是:“以后说话多注意些。”这三句话就“制造”出一个名副其实的结巴子。心理障碍的产生有时就是这么“一念之差。”

  所以正确地说,心理障碍往往是导致口吃现象增多和加重的主要原因,若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口吃,克服心理障碍,口吃也一定会逐渐消除的。

  口吃=口吃。

  一个人说话口吃了,只不过是口吃了而已,并没有什么疾病意义,更不是得了口吃病。

  口吃+心理障碍=口吃病

有了口吃以后,并由此产生了心理障碍,才是真正得了口吃病。


二、心理障碍

  所谓心理障碍就是表现在口吃上的病态心理,也就是对口吃的恐惧心理。患者不仅有恐惧心理,还伴有痛苦的心情,思想上消极悲观,情绪上抑郁苦恼。每个患者都有“不要再口吃”的强烈愿望,也有立即矫治好口吃的迫切要求。

  时刻提心吊胆地怕再发生口吃,每当说话时首先考虑的不是我要说什么,而是我不要口吃。哪句话要口吃,哪个字要口吃,怎样能不口吃,费尽心机地采取各种小技巧,努力地去防止口吃和回避口吃。本来说话不需要特别留意和努力的,可是口吃患者想起自己的口吃时,就会紧张不安起来,尤其越是不自然地努力回避口吃,结果越加重对口吃的敏感和强度。

  这种心理,这种对口吃的恐惧心理和痛苦心情,我们就把它叫做口吃患者的心理障碍。

  口吃患者对口吃的恐惧不是单纯地恐惧,而是预期性恐惧,口吃的发作常常是由于病人确信自己不能不口吃地说话的心理状态而产生的,他们怀有极端恐惧的心情,等待着口吃的发作,而恰恰是这种恐惧引起了口吃的发作。这种恐惧心理在一定的条件下,容易从病理性条件联系的形式固定下来,对于照例口吃的预期,成为执著的,惰性的,并随着“重要”时刻的临近而加强。

  不安的预料,加上“不要怕”的努力,也就是强烈控制恐惧和焦虑的心理,结果反而加强恐惧心理。病人必须理解,过分的自我控制决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再加上想直接克服口吃症状的企图,使他们更加加剧固定的和惰性的紧张心理状态,致使最适当的兴奋灶落到有利地带的另一边去了。

  本来是可以不治而愈的口吃,却被这种错误心情的引导而陷进无限恐惧、焦虑和烦躁的痛苦深渊。

  正常人虽也常会发生口吃,他们却没有这种心理障碍,这就是正常人和口吃病患者之间的主要不同之处。

  为什么口吃患者会产生这种心理障碍呢?我们知道:客观存在的事物总要在大脑中反映出来,试想人类从来没有发生过口吃,辞典里就不会有“口吃”两字,我们也不会知道什么是口吃,怕口吃的心理障碍就无从产生。但是,人们说话难免会有一些口吃,这个口吃,这个日常生活中一再出现的口吃,就构成口吃的心理障碍的基础。

  我们说:“人人都可有口吃”,又说:“心理障碍是口吃所决定的。”那么,为什么正常人有了口吃却没有产生心理障碍,偏偏这些口吃患者们有了口吃以后就引起心理障碍,促使口吃症状固定下来呢?内因--特别是特殊的气质和某些不良性格而引起的对口吃的错误态度是它的真正原因。

  客观存在在大脑的反映,决不象镜子那样,而是“恰恰镜”式的,同一个事物作用于不同的情绪反应。拿看足球比赛这件事来说吧,不管对谁来说这个足球比赛都是一样,而不同的人,对这个客观事实就产生不同的反应,有时一会兴高采烈,拍手喝彩,一会儿叹声惋惜;有的在冷静观摩运动员的球技;也有的一会儿一看表,盼望比赛赶快结束。听交响乐也是这样,有的陶醉于艺术享受中,有的却听得枯燥无味。碰到不顺心的事情,有些人怨天尤人地烦恼起来,而有些人却泰然地认为:“不如意事常八九”。有的人能任劳任怨,有的人受点委屈就会患得患失,大喊大叫起来。生病以后,人们对疾病的态度也不尽一样,有的焦虑不安,忧患重重,而有的人却能“既来之,则安之”。

  口吃虽然人人会有,但由于对待口吃的态度不同,所以就会产生不同的心情和后果。正常人虽然有时也会发生口吃,他们却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它,对它表现得非常淡漠,不久也就忘掉,心理没有疙瘩,不产生心理障碍,这种心理健康的人是不大容易患口吃病的。

三、性格的内向倾向

  人的性格倾向有内向和外向两种。口吃患者大多神经质,神经质人的性格常有内向倾向,这种人自我内省很强,总是把注意力集中于自己的身体和心理方面各种极其微细的感觉,并因此而产生的不安和苦恼忧虑不易消除。注意自己原是人人都有的,但内向的人过分注意自己。外向的人则注意力常集中于外界的对象,追求现实,坦率,不顾自己而注意目的物,与性格内向者相反。

  成人或幼儿在情绪激动或发言意欲过急的情况下,偶然出现一些口吃本是正常现象,无内向倾向的人对之会不加注意,或注意到了也不介意,即使被人提醒或讥笑也一笑了之,并不大惊小怪。内向的人就不是这样,由于注意力集中“自我”,稍有一点点的口吃,就容易被自己发觉,当察觉自己有了口吃,或者被别人提醒,或者受到父母、老师的指责,或者受到周围人们的嘲笑时,就好象“大祸临头”,对它“高度”注意,怀疑自己或许真的患了口吃病,于是就注意寻找自己的口吃,当他又一次发现自己口吃后,就断定自己原来真的是一个口吃患者,并因此产生恐惧和苦恼,注意力就更加集中到口吃,总想努力去防止它,这就是口吃发病的动机。因为“知道了”,才产生对口吃的恐惧心理,才会从思想上固定下来,从而给自己戴上一顶口吃的“帽子”,从此就挤进口吃患者的队伍而不能自拔。本来是暂时的口吃现象,神经质地对它过分注意,把它当作疾病而想过了头,又由于自己的错误心理和错误态度,逐渐地把它象捏糖人似地捏成了“病”。在一定意义上来说,高度注意是正常人与口吃患者之间的分水岭。

四,高度注意

  注意力朝向那里,那里的感觉就会敏锐起来,受到暗示时,更会特别敏感。

  如果细心地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发痒的地方,很可能某个地方就会痒起来。注意若被什么事情吸引时,身上受了点伤也会觉不出来。失眠患者怕声音妨碍睡眠,努力去排除声音,反而把注意力转向声音,排除与不关心不同,排除本身先决条件是注意,因而对声音更加注意,对声音的感觉就更敏锐。

  口吃患者在高度注意的同时,还积极地“寻找”自己的口吃。不管什么,你要注意地寻找就容易发现。

  口吃患者说话时先暗示自己不要口吃,说话时不时地在注意寻找自己口吃了没有。读文件时,把文件看一遍,一面看一面寻找哪个字要口吃,就把这几个要口吃的字牢牢记住,或在这几个字上面画个记号,告诫自己读到这几个字时要注意,别口吃。读的时候眼睛总是瞟着这几个字,当读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果真口吃了,心情更加不安,进一步“努力”不要口吃,当然更会口吃,以后连不易口吃的字也会口吃起来,怎么“努力”也读不下去了。 

五,不能接受事物的自然规律

  人的心身活动由于受到内外刺激的影响随时都在变动。发生变动的条件有时明显,有时不明显。酒醉后心身有违和之感,煤气中毒时头痛、昏,在温暖的地方一个人看着不感兴趣的书就想睡觉,冷水浇头时精神会为之一振。但是有时候会原因不明地心情不好,精神不振,头重起来,人们自己不可能把各种内外因素都搞清楚,这是我们生活中常常经历过的。

  把每个人在日常生活里都可能经常发生的事,当作一件稀奇的事来看待,并误认为这是一种“病”的表现,这样的人一旦发觉自己口吃,就会神经质的认为自己也得了口吃病。这种“唯我独吃”的错误认识,随着就产生与口吃现象相对抗的心理和行为。口吃的心理障碍也就因此逐步地萌芽、发展和固定下来。

六,精神创伤

  人们的言语和态度对神经系统产生的影响往往是很大的,不适当的言语将成为病的不良刺激,甚至会导致神经活动的功能障碍成为口吃的惰性病理兴奋点,并且固定下来或者导致口吃症状进一步加剧。因此,病情的加重总是与精神创伤有关联的。

  自尊心的受辱对口吃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精神创伤,因说话口吃而受到他人难以忍受的尖刻取笑,对于不少口吃的人来说,往往是难以忍受的精神创伤。从此就躲避说话,不相信或否认自己有说话流畅的能力,紧张不安地重演着这种可怕的场面,就更不敢自告奋勇地主动争取说话,或保持绝对沉默的态度。这种心理会随着一次次的受辱而日益滋长起来,在心灵深处刻上了一道道创伤的痕迹,这种痕迹作用是如此之大,以致他们的心理反应越来越少取决于当前的刺激,而更多地取决于过去的痕迹作用。

  不愉快的回忆,对过去的沉痛体验,能使过去的经历栩栩如生,每想到以前被人们起哄嘲弄的可怕场面,精神就会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

七,自我折腾

  知道自己是一个口吃患者以后,注意它,怕再口吃,为之苦恼和焦虑,要摆脱口吃的心理活动,是人之常情,无可非议。我们为什么把这种人之常情的心理活动称之为病态心理呢?因为口吃患者表现在口吃上的思想和感情不是恰如其分,而是太过火了,太夸张了,太大了,大到一般人难以理解的程度。为什么会如此呢?

  口吃患者们的性格特征大多为温驯、拘谨、胆怯、紧张、固执、自我中心,以致常易优柔寡断,意志薄弱,缺乏自信,面子观念强,思想不开朗,对事物缺乏兴趣,容易苦闷,却又不能忍受痛苦,缺乏耐心和毅力,常计较细节问题,逃避现实,好象蜗牛似的把自己封闭起来,好思考和多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常会自己提出一个问题,自己与自己争论不休,固执己见,一概不听从别人的见解,做事急切,逐渐会变成过分的性急和焦虑,特别是说起话来又急又快,而易出现口吃现象。

  这些性格特征可能每个人都有一些,但并没有都患口吃,具有内向性格者绝大多数终生不发生口吃病,只是这种性格倾向显著的基础上,在加上心理因素,才容易发生口吃病。

  具有这种性格倾向和感情基调的人,遇上口吃这个具体问题,就会表现出极端错误的态度和作出荒谬的判断,促使心理障碍发展和加剧,导致口吃症状加重。上面所说的不能接受事物的自然规律,对口吃的“高度”注意,以及对别人言语刺激的强烈反应等也都会加剧病情。另外,表现在口吃上过分爱面子,企图掩饰自己的口吃,这本身就是一种精神压力,结果欲盖弥彰,反而使心理障碍在“爱面子”这块肥沃的土壤里发展。过分的敏感,其实并不是真的敏感,只不过是由于神经质而促使口吃的自我感觉固定下来,甚至别人的一言一行会立刻联想到自己的口吃,严重地影响着自己的口吃。他们常常是怀着抑郁不安,痛苦焦虑的心情,胆怯地、绝望地看着未来。过强的自我意识,自惭形秽的自卑心理,以及对口吃的错误评价等也都起着不良影响。所以,促使心理障碍加重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自我折腾。

  口吃患者从自己的经验知道,对口吃的注意和恐惧等心理会加重口吃的症状,因而就强迫自己不要有这样的感情和想法,否定它,回避它,压制它,与之斗争,但又没有能力改变它。越是暗示自己不要怕,越怕得厉害,越是迫使自己不去注意口吃,对口吃的注意越是执著,好象幽灵似的纠缠着自己。这种自我折腾的结果,可以使人之常情的心理因素的作用会三倍、四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地增长起来。

  我们日常生活中很自然的感情和思想,神经质的人却常常误认为是疾病的异常表现,总想去反抗它,当然决不会如愿以偿。所以,这种徒劳地与之反抗的反抗心理会促使心理障碍的形成和发展。

  心理障碍的发展使口吃症状增多起来,严重起来,口吃的增多和加重反过来加深了心理障碍,由于这种恶性循环的结果,口吃患者就越来越严重。

八,急噪情绪

  口吃的人都是急噪的,尤其表现在说话上,又急又快,恨不得把想说的话一下子都倾倒出来。

  一般人都以为口吃的人说话慢,其实不然,实际上口吃的人说起话来是很快的,但因说话时不断地出现难发、重复、中阻、拖音等现象,听起来似乎很慢。说话的能力与人体的各部器官一样,也有它一定的限度,每个人的说话能力不尽相同,由于急于表达,但说话能力却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因而发生口吃现象。

  有些患者初口吃时,也许不那么急噪,但如一再口吃就会变得急噪起来,越口吃越急,越急越口吃。人的个性是可以被改变的,虽然改变起来不那么容易,但是消除急噪情绪对于口吃是一个很重要的治疗措施。

  有的口吃患者说:“我这个人特别急噪。”这样的自知之明很重要。但“特别”两字就不恰当,因为没有一个口吃患者在说话时没有急噪情绪,所以给自己加上“特别”两字,把自己区别于别人,这是对自己的一种错误观察,或者是对改变急噪的自我宽恕的借口。

九,习惯

  还有一个习惯问题,它作为口吃的主要因素之一是不容忽视的。

  条件性刺激以同一种顺序长期不变地多次重复,大脑皮层内与此有关的兴奋过程和抑制过程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分配以及其反应形式的出现就以一定的方式巩固起来,从而形成固定和易于再生的反射系统。这种固定的反射系统叫做动力定型。

  若一次一次不断地发生口吃,由于这种重复积累,中枢神经就形成一种容易再度发生口吃反应的动力定型。这个动力定型还可与某些特定的环境建立信号联系,就是在某些环境里若时常地发生口吃,这些环境便成为口吃的信号,以后一遇到这些环境,大脑里就作好了一系列口吃的准备活动,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养成了口吃的习惯。

  这种反应的出现次数越多,就越来越精确和恒定,结果,偶然的常态口吃逐渐地转变为习惯性的病态口吃。可以肯定地说,心理因素在口吃习惯形成的过程中起了决定性作用。在我们身上也曾有过某些不良习惯,如早晨睡懒觉,好张口骂人,随地吐痰,手里不管拿着什么东西到处乱敲,挖鼻孔,挤眼睛等,这些坏习惯,只要想改,一般稍加控制就会很快地改正过来。而口吃呢?却恰恰相反,越改越重。患者可以冷静地深思一下,你的口吃之所以逐渐加重,不就是因为你拼命想立即改掉,但又觉得不可能的这种矛盾心理和焦虑心情所引起的吗?有谁听说过,世界上存在一种越改越厉害的习惯吗?口吃习惯之所以形成和逐渐牢固,是因为强烈的心理因素在起着支配作用。最初出现的口吃可能是正常现象,并没有疾病意义,若能正确对待,则决不可能形成牢固的习惯。正常人就是这样。而神经质素质的人则对它过分地注意,紧张不安地怕再口吃,多余地抑制自己的情绪,又与之斗争,这就是口吃习惯形成的前奏。在这个时期,如果通过第二时相的信号系统给予诱导,就可能中止口吃的形成。例如学生在课堂里回答老师的提问,由于心情紧张等原因而出现口吃时,老师应不露声色,带着“漠不关心”的态度指示他:“这没有什么,有时谁都会这样的,不要紧,往下说......”等,这样能够提高大脑皮质有关细胞的兴奋过程的集中,并因而抑制不必要的肌肉活动,帮助阻止口吃习惯的形成。

  总之,口吃病形成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某些不良素质、过多地注意自己、强制压抑自己的感情、心情的翻腾、外界的言语刺激、急噪情绪等等,都是口吃形成的主要原因,对说话缺乏信心,总象有点“事儿”搁在心上,认为自己在说话上的无能,又不甘心自己的无能,不甘心听任口吃摆布,作一些方向不对,始终归于失败的斗争,越作不讲策略的斗争,只能加重口吃。越与口吃斗争,越感到口吃的难以克服,仿佛口吃永远是胜利者。所以,口吃患者欲想根治口吃,就要使一切都成为过去,而用另一种全新的态度来对待口吃。全国兄弟姐妹们联合起来互相帮助!团结起来共同奋斗!携手同心!众志成城!勇往直前!加油! 

 

分类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