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纠正手册——口吃者必备帮助,纠正口吃手册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口吃帮助手册——口吃自我矫正必备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纠正 > 纠正方法

【张景辉口吃疗法】口吃症状

一,发音障碍

  每一种病都有它的症状,口吃这种病,它有哪些症状呢?口吃是一种言语障碍,发音困难是它最主要的症状,说话的时候失去流畅性,常在某个字音上表现停顿、重复、拖音等现象。主要有下列四种现象:

  1,难发性:患者在说话时有第一个字说不出来的现象,而且越急越说不出,必须经过一番努力,并借助于其他动作,如摇头跺脚,手足乱舞等伴随动作,才能把第一个的音发出来。例如:“......十二次火车几时到站?”口吃程度轻的患者不是每一句第一个字都难发,或数句内某一句第一个字难发。这称为难发性口吃。

  这类患者只要第一个字音发出来,以后就不会口吃,可是不敢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下一句话第一个字又可能发生口吃,所以说起来又急又快,恨不得把所有的话都一口气倾吐出来,日子一久,说话又急又快的习惯加深,口吃症状也随着发展和加重。来治疗口吃的患者,第一天,我们把他们说的话都录音下来,待治疗一个阶段再放给他们自己听,听了以后大家都大笑起来,有的说:“我原来的口吃这么厉害,对比之下现在好多了。”还有的说:“我原来说话怎么这么急,这么快,快得象开机关枪,连自己都几乎听不清自己在说些什么。”

  2,连发性:发音之际,在某一个字音上要重复多遍才能继续说下去,大多表现在第一个字上,有时也会表现在当中的某个字上,例如:“同、同、同、同志们,请干一杯”,或“同、同、同志们,请干、干、干、干一杯”。患者口吃程度越严重,连发的音越多,一般只重复几遍,严重的甚至达十几遍之多,这称为连发性口吃。相对地说,连发性口吃比难发性口吃较易矫正。连发性口吃幼童较多,并最容易惹人取笑。

  3, 中阻性:在说话的时候,突然声音止住,下面的话便说不出来的现象。例如:“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没有......发言......的同志下次再谈,......散会”。当然,口吃越重,中阻越多,停顿时间也越长。正流利地说着话时遇到某个字突然中断,这种情况与难发性口吃是同样的性质,是难发性口吃的一种表现。别人往往不知是口吃,以为这个人真怪,总说半截话,常被怀疑是大脑有什么缺陷,有的患者还故意地假装脑子笨来掩盖自己的口吃。

  4,拖音性:这类口吃少见。它不象难发性口吃那样在某一个字上卡住,也不象连发性口吃那样在某个字音上多次重复,而是某一个字发出来以后拉得很长,才能把下一个字带出来。例如:“我--今天有事不--能来了”。这种口吃可能介于难发性与连发性口吃之间,也比难发性口吃容易矫正。

  以下症状表现,有的患者只有一种,绝大多数患者兼有两种以上。同是一个人,有时可出现连发现象,有时则有难发或中阻。幼儿连发性口吃较多,有些人可一直连发下去,但大多数患儿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转为难发或兼有连发。

  发生口吃的初期阶段大多表现在首音的重复,这个阶段的特征是对口吃没有意识到和不关心,以后则由于渗杂了一些心理因素就逐渐表现出拖音性和难发性,以及说话的努力性等现象,以后由于心理因素和发音障碍的恶性循环作用,导致心理障碍复杂化,口吃也就随之持续和固定起来,这个阶段多见于小学高年级或中学时期。

二,呼吸紊乱

  在发音障碍的同时,呼吸紊乱也是口吃患者较明显的症状。由于形成言语的发音和气体动力机制的不协调,缺乏准确的动作程序,致使出现呼吸紊乱。呼吸紊乱不仅表现在说话的时候,在发言前,呼吸即开始紊乱,气短,上气不接下去,仿佛一块大石头压在心上,发言完了以后,仍要持续一些时间。

  呼吸紊乱时患者在吸气时有时断断续续,有时短促,甚至屏气,难受时可突然深呼气,呼气时也是同样,或断断续续地呼气,或把气呼出后说话,或在突然用力呼气的同时说话,也有患者在吸气的同时说话,声音的发生与呼吸时气流有关,这个紧要的呼吸如此紊乱,当然语音也要跟着乱起来了。

  口吃患者平时的呼吸是正常的,与正常人没有差别,肺活量也是正常的,只是在说话的时候,或与人接触而精神陷入不安时,呼吸才开始紊乱。呼吸紊乱决不是口吃的原因,而是表现出来的症状。如果口吃好了,说话正常了,呼吸也就会正常了。不过,当口吃引起呼吸紊乱时,呼吸的紊乱也反过来加重口吃。所以,在口吃时先深深的吸一口气再说话,或许能减少一些说话的困难。

三,肌肉紧张

  口吃的另一个较特出的症状是发音、呼吸各器官的肌肉出现肌肉紧张现象,但并不是真的肌痉挛、肌强直,而是在说话口吃时这些器官的肌肉紧张。

  口吃患者在说话或有发言的意欲时,心窝里象有一块大石头堵住,呼吸突然紊乱起来,这是隔肌紧张之故,发声时,咽喉突感到被塞住,要用很大的劲才能把气冲出来,可是,声音却不随着出来,这是声带在发生痉挛,同时还有口腔的活动不灵活,舌、唇也常常会发硬和抖动,不能随意活动。这种肌肉紧张的现象病人不能控制,任何控制的企图都是徒劳的,但若能克服所存在的忧虑、爱面子、自卑等心理障碍,是不难得到缓解的,而且口吃也可以减轻和消失。

  幼儿最初的肌紧张性语言是情绪反应的结果,是儿童常见的现象,只是在激动或急噪时出现,因此具有偶然性或一过性的特点。若儿童处于不良条件下,特别是附加了心理因素之后,口吃就很可以被固定下来。

  呼吸和发音器官的肌肉紧张会妨碍这些器官运动,言语也就不能自由自在地发出来。我们知道,口吃的一切症状都与心理因素有关。例如:在学校的课堂里,老师想找一个学生回答问题,眼睛朝学生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口吃的学生怕自己“出洋相”,心里就不安起来,出现呼吸急促,肌肉紧张,咽喉似乎堵塞,舌唇也觉得不灵活了,实际上作好了口吃的准备,等老师眼光一过,这些状态都会解除,又恢复正常。如果老师没有找到回答问题的人,眼睛又看了回来,这个口吃学生的这些肌肉紧张现象立刻又会发作起来,一问到他,就一定口吃得说不出话来。

  又如一个口吃患者在售票处排队买去南京的火车票,一开始心情倒还平静,当窗口一开始卖票,就紧张不安起来,不过还好,因为在他前面已排了许多人,一时还轮不到自己说话,可是随着前面人数在减少,紧张心情就不断加剧,“南京”“南京”,默默练习这两个字,越练越觉得没有把握。当前面只剩下几个人时,紧张心情已达到最高峰,除了“南京”两个字外什么都意识不到了。几乎所有的发音器官都进入了紧张状态,根据自己过去多次买车票的经验知道非口吃不可,怎么办呢?灵机一动,索性装“哑巴”吧!赶快拿出笔在手册上写好“南京一张”四个大字。到时候不需要说话,把这四个字给售票员一看就行了。这么一来,紧张的心情反而缓和下来,轮到他买票时,眼睛看着“南京”两个字,嘴里也脱口把“南京”两个字说出来了。 
 
四,伴随运动

  口吃患者在发生口吃时,常常伴随着种种引人注意的、奇怪的动作。这不是依本人的意愿而做的动作,而是想摆脱发音困难而作出的各种挣扎的表现。最常见的动作是摇头,跺脚,用手拍腿,瞪眼,挤眼,翻眼,咬牙,嘴巴紧闭,吐舌,嘴唇乱抖,歪嘴,上身摇摆,搔头抓耳,脸红脖子粗,用力跨步,面部肌肉抖动和全身抖动等,还有一边说着话,一边拿东西乱敲,或紧握着东西不放等。

  为了摆脱发音困难而表现出来的各种动作叫做伴随运动。有时患者有意地应用各种动作来帮助说话,这些动作能帮助患者较容易地说出话来。例如:有的在发言前先哈哈地笑两声,或先吸一口香烟再静静地吐着烟说话,有的在心里数着一、二、三,或数到三的同时说话,还有的在要口吃的字之前常加上一个与语句无关的字音,如“嘶......”“象我”“那个什么”等。

五,环境影响

  差不多所有的口吃患者都诉说自己的口吃特殊,与别人的不一样,问他有什么“特殊”,回答却是千篇一律。所谓特殊是什么呢?就是并非每说一句话都口吃,而是有时口吃,有时不口吃。其实,这是口吃患者共有的现象。口吃患者都有几个难发的音,每个患者的难发音又不完全一样,口吃患者也都有一些容易发生口吃的场合,即口吃的发生或不发生,发生的多少或轻重,都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有所差异,这是口吃者的共同特点。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成为真正的口吃病了。所以,请你放心好了,你是一个普通的口吃患者,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殊之处,因而你的口吃与其他疾病一样也是可以矫治好的。

  同一个人,同一张嘴,有时能滔滔不绝地说话,有时又会突然变成口吃,一个字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发出来。

  口吃患者唱歌时可以完全不口吃,为什么唱歌不口吃呢?因为唱歌有一定的节奏使发言意志安定,更主要的原因是唱歌时和与人说话时的精神状态全然不同。

  不仅是唱歌,凡有一定速度和调子的语言都不会口吃,如唱戏的道白、快板、诵经等。有一些口吃的演员在舞台上唱白时却能流畅无阻。还有一个僧侣,平常说话时虽有很多口吃,一诵起经来,讲起道来,却能滔滔不绝。

  机械地模仿别人的说话,与别人一起合起声来说话的时候,即使口吃也很轻微。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活象一个第一流的演讲家,可是只要有人走进来,这位“演讲家”立刻就会现出原形。不过,还要看走进来的是什么样的人,是大人还是小孩,是男性还是女性,是生人还是熟人,是上级还是下级,随着进来的人的不同,影响的程度就不相同。由此可见,口吃与心理状态有着密切关系。

  通过以上事例,认识到口吃决不是发音器官的疾病,而是心理因素引起的。要根治口吃必须在心理因素上下功夫。可是,怎样在心理因素上“下功夫”呢?请看一位口吃患者的来信:“当我一接触外来联系人员时,就会六神无主,大脑处于极度紧张状态,想说又不敢说,不说又需要说,又怕说不好叫人家笑话,丢了自己的面子,要努力保持镇静,使心情平静下来,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越是控制越是紧张。然而,有次醉酒以后,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一直讲了两个小时一点也不口吃”,这是怎么回事?其实很简单,酒醉后的心理状态不同,没有怕口吃,怕别人讥笑的思想顾虑了。信中说的“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看起来就是不口吃的诀窍。

  多数患者朗读可以不口吃。所以,有些患者在开会发言时,先把讲稿完整地写好,照读,连“吧”、“的”、“了”等虚词也不能漏掉一个,不然就要口吃。尽管如此,也有一些较重度的患者朗诵也还要发生口吃。

  严重的口吃患者几乎在所有的环境中都有显著的口吃,虽说所有的环境都口吃,但口吃的程度决不会完全相同,必然是在有的环境重些,而在有的环境则轻些,但一般口吃患者只限定在某些环境中发生。由于每个人的生活经验不同,容易出现口吃的环境也不尽相同。

  再谈谈难发音。大部分的口吃患者都有几个感到特别难发的音,每个口吃患者的难发音也不完全一样。如你感到难发的字,他或许不觉得难发,他的难发音你可能觉得好发。虽说某个字是难发音,但和他下面接一个什么字也有关系,例如说“南京”两字口吃的人,说“南通”时却可能畅通无阻。难发音在一个词的第一个字上难发,如出现在第二个字上就不难发,如“倍”字难发的患者,说“倍数”时口吃,说“几倍”时就不口吃。难发音是对这个字过分注意所引起的,并非发音器官对这个难发音有什么缺陷。偶然一次说某字发生了口吃,就对这个字注意起来,当下一次口吃时,对这个字就更加注意起来,在反复口吃的过程中强化了难发的体验,对这种情况注意就会更执著,难发也就固定下来了。朗读课文时看到下一行有一个难发音,就害怕起来,自我暗示地认为又要口吃了,不敢换气,加快速度往下读,想把这个难发音“带”过去,哪知读到这个字时非卡住不可。那么把自己所有的难发音一个一个地写出来多练练好不好呢?不好,多练就等于多告诉自己这个字难发,越练对它的注意就越执著。有的患者把发言稿上的难发音画上记号,多次练习,到发言时所有打上记号的字都口吃了。

  有一个患者本来没有多少难发音,听别的患者们说这个字难发,那个字难发,没过几天,这些字都变成他的难发音了。还有一个患者想弄清楚自己有多少难发音,就拿出一本字典,从第一页开始一页一页地翻过去,逐字试验琢磨,翻到“大”字时,说了几遍“大”,越说越觉得吃力,看到“小”字时说了几遍“小”,也如此吃力,从此“大”、“小”两字都真的变成难发音了。本来只有一个“倍”字难发,在字典里找到与“倍”字音相同或接近的字,如“贝”、“背”、“臂”、“备”、“杯”等都难发起来了。一本字典翻完,难发音翻了好几番,口吃也加重了许多倍。读者可能以为作者在开玩笑吧?不!口吃患者们会相信确有其事的。所以,已经知道自己有几个难发音也就算了,不知道的就不必再多琢磨了。

六,心理因素

  口吃患者在说话上还具有正常人很难体会到的心理方面的症状。

  幼儿刚开始口吃时,心理方面的症状还不大明显,年龄大了就逐渐严重起来,成年口吃患者所以在比幼儿患者难以矫正的一面,正因为口吃习惯已经固定,也是由于对口吃的心理因素复杂化了。心理因素是每在说话时怕口吃的恐惧心理,害怕自己发生口吃,就想努力去防止它。本来说话不需要特别留意和努力的,可是,口吃患者想起自己的口吃,就会紧张不安,尤其越不自然地努力躲避口吃,越加深对口吃的敏感和强度。

  除了怕口吃的恐惧心理以外,口吃患者还有爱面子、自我意识、自卑、烦恼等等的病态心理,这些病态心理会促使口吃症状越来越加重和牢固。口吃的加重和牢固反过来又会促使病态心理的发展,形成恶性循环。

七,说话努力性

  说话努力性也是口吃的症状。

  口吃患者为了克服发音困难,就用全身的气力向外迸,有时把气迸出来了,可是声音出不来,有时迸出声音来却不能把声音变成字,或发出他想发的那个字音。

  环境影响和心理障碍不仅使口吃的机制复杂化,而且使口吃的症状加重,另外一个促使言语功能障碍的因素是错误的斗争形式--说话努力性,把怕口吃,不要口吃的心理活动反映到行动上来,自以为努力一下就可以摆脱发音困难,就象多用一些力就能拿起重物那样,实际上这是徒劳的。

  “努力”不仅表现在发音器官上,同时也表现在身体各部,甚至全身用力,于是出现了各种莫名其妙的动作和奇形怪状的脸相等伴随运动。口吃患者感到说话是最吃力的事,比做任何笨重的劳动还吃力,常见有些口吃患者说完一段话之后,累得满头大汗,筋疲力尽。

  口吃患者所做的“努力”,结果只能使口吃症状加重,这是每个口吃患者都曾体验过的,但是口吃患者仍是习惯与这种斗争方式,即使明知道这种努力是无济于事的。要放弃任何不策略的努力,你必须松弛下来,必须承认它的存在。

八,其他

  我们知道,心理和身体有密切关系,情绪发生变化时必然引起植物神经的变化。如害羞时脸上发热,受惊使心跳加快,看比赛或惊险表演时常捏一把汗等。这些现象对人类的生存是有意义的。当我们遭到危险的时候,躯体反应的变化是为了能够恰当应付外界环境的变化。然而,神经质的人却把伴随情绪变化而引起的躯体变化,成为更加恐惧不安的因素,把人人都可能发生的生理现象当作“病”的表现,他们不能接受事物变化的自然规律。

  由于对口吃的恐惧、不安、羞耻、嫌恶等心理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引起心跳加速,竖毛反应,肌肉收缩,脸红,肠胃蠕动和消化液分泌受到抑制,出汗,有些人甚至在严寒季节说起话来也会满头大汗,唾液分泌增多,常可见口吃患者说起话来会唾液四溅,手脚发抖,全身处于紧张状态。

  上面列举了口吃的临床现象,但是,这些现象并不是口吃病的本质,也不是口吃病的根源,只不过是口吃病的一些症状而已。口吃本身也是一种症状,而且是伴随各种病理心理现象的一种症状,如患伤风感冒时,表现出来的发烧、鼻塞、流鼻涕、食欲不振、四肢无力、头痛等症状一样。

  口吃患者往往不去寻找造成口吃的根源,而是跟口吃的症状作斗争,这些斗争大多数是不讲策略地蛮干,这种蛮干只能直接或间接地增援了口吃,帮了口吃的忙。

  当然,我们并不反对采取一些对症疗法的措施,如后面介绍的发音法等就是。这些措施虽然减少或减轻口吃的症状,但充其量不过是治标而已。如通过发音法的练习和掌握,一般地能在短期内使口吃现象有明显减轻或减少,甚至有些人可以完全消除口吃的现象。可是,即使能完全不口吃了,我们并不认为这些人的口吃病已经好了,因为这些人仍然存在着促发口吃的心理因素,稍有偶然的口吃(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正常人也会有口吃),心情就跟着波动起来,必然会导致口吃现象重新增多起来。

  若能正确地认识口吃,消除促发口吃的心理因素,成功地使情绪因素得到缓和(这需要一定的推理和认识能力),口吃的一切症状都会逐渐云消雾散,就象感冒好了以后,流鼻涕、食欲不振、四肢无力等症状都会跟着消失一样。
 
相关阅读
 

 

分类
常见问题